中午,苏恒吃过午饭正在运转木神功调理状态,一阵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,等他看去时,发现是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“你是苏恒么?我是江昭,听过我的名字么?”

    等电话接通对面传来一道笑声,苏恒愕然,江昭?他老家云廊县的副县令?主抓的是社会治安工作,云廊县社会安全局,就是江昭手下的。

    社会安全局和上一辈子的地球上,公安局性质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苏恒之前想着在网络上挑动舆论逼迫县府做事去惩罚许家时,对这方面的信息自然要深入了解下,江昭这个副县令,安全局局长,他怎么可能不知道?

    “江县令?”苏恒愕然中发出一声问询,对面的江昭笑声更大了,“不是老主任说起你,我还不知道在云廊还有你这么一个优秀的学弟呢,小家伙,恭喜了,全明星赛大一第一人,啧,比我当年都强啊!”

    苏恒笑着道谢。

    最初的客套过去,江昭才谈起了正题,“苏恒,你家的事我知道了,那件事……许家在云廊根深蒂固,不止一个超凡强者坐镇,县里高官或下面公务员,都和他们牵扯很深,市里他们关系网也很大,所以,我没能力帮你对付许安弘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父亲的病,很简单,我已经让人去送药了,保证他能在几天内醒过来,恢复健康,你也放心,有老学长在云廊,以后你父母一定会平平安安,再不会受到这样的恶气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苏恒才激动了。

    理智上知道,这是学校的一种投资,对他这个学霸的投资,故意和他拉感情的,但这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一个人若没价值,别人还懒得投资你呢。

    目前苏恒最大的心愿,无非就是让父亲醒过来,恢复健康,这样的事在他只是全系五十多名,普通好学生时,根本无力做到,但一次考试拿下第一名,……

    他距离在理论赛上考出第一,到现在才一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植物人这情况,上个地球几乎无解,在超凡者如过江之卿的大明帝国?只要你拿得出对应档次的灵植,轻而易举能解决。

    “谢谢,江县令……”

    苏恒激动的眼珠子有些发红,感谢也是发自肺腑的,他知道接受江昭的好意,等于欠这位副县令一个大人情,但人情?只要父亲能恢复健康,欠一个人情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呵,还叫什么县令,太见外了,不好意思的话叫我老学长就行,你觉得合适,叫我一声江哥也可以,加油,就算你暂时偏科,以你理论赛的实力,也能得到学校资源倾斜的,实践能力迟早会上去,你才大一,小的很。即便大一不行,大二大三也一定可以!”

    苏恒再次道谢,也改了口吻称起了这位老家县令为学长,电话里多次道谢,等通话结束他才兴奋的一握拳,想大叫一声来发泄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,果然是改变人生命运的方式啊!

    这个世界,因为有天赋灵植或者醒神提脑的灵丹存在,天赋已经化为一种不太主要的因素,决定一个人成绩好坏的,最关键还是态度。

    一个人天赋不管再出众,若自己不用心不努力,面对知识你学都不学,什么天赋都是浪费。

    这次家里的巨变,也让苏恒更认清楚了社会的本质。

    片刻后,等母亲打来电话,开口就惊慌的问他为什么江县令会给她打电话时,苏恒笑着告诉母亲,江昭是他老学长,他则在学习成绩突出,被系里领导重视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下午的大赛太重要,他都想立刻回老家,亲眼看着父亲接受治疗的。

    “下午实践赛结束在回家,回去后不止能看着父亲恢复健康,也方便正式感谢下江昭这个老学长,对了,还有系主任,若不是那位许主任打电话,江昭也不会知道我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只要父亲能恢复健康,一切就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江昭所说的,许家在云廊势力影响力太庞大,他一个副县令都动不了?这很正常,好几个超凡境,能飞天遁地翻云布雨的强者坐镇的家族,若轻易被一个空降两年的副县令搞跨,那才是笑话。

    他也不需要江昭出手,这个仇,他会亲手解决!

    又是一个小时,时间接近下午两点,苏恒才神清气爽的走出宿舍,赶向育灵园方向。罗绍飞?这个室友表示你的实践能力太渣,我就不去看你丢人了,下午他是去大三赛场,打算为他的女神林苒苒加油助威。

    他还没走出几步,后方就响起了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“苏恒!”

    等他转身后看到是王会在几个男同学烘托下从十几米外走来。走到苏恒面前一米处,王会才站在那里用复杂的目光不断打量他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苏恒笑着反问。

    王会深吸一口气,“你知道么,从高中开始,你是唯一一个在考试上,击败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的你,连让我多看两眼都不配,没那资格,但今天起我会记住你的。”

    苏恒哑然,这逗比少年过来只是为了说他有了被对方看几眼的资格?要不是父亲能清醒了,恢复了的好消息,让他心情太舒爽,此刻他都想给对方一巴掌了。

    王会微抬头看着他,眼中多了一丝蔑视,“下午的实践赛,你退出吧。”

    苏恒眉头大皱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作为第一个击败过我的人,我不希望你那惨不忍睹的实践能力,让无数同学都亲眼看到,那样子太丢人了,你丢人被嘲笑,也会衬托的我很没面子,竟然被你这样的学渣击败过。”王会语气口吻极为高傲,傲的让人想给他几巴掌。

    心底下,他对苏恒也没太重视,就像王维峥教授对他的评价,不是平时不怎么努力,玩乐享受用了不少时间精力,王会的天赋和资源,拿下大一出线名额,根本无悬念。

    不管理论还是实践都如此!

    上午败了一场,他反思后也发现,自己只要努力,比如把每天三四个时辰的学习时间,提升到五六个时辰?绝对能轻易反赢回来。苏恒上午理论上赢他的,也只是超出两分,苏恒总分1oo,他王会98,外加苏恒用时比他快了十多分钟。

    听说苏恒竞赛前两周,天天泡图书馆几乎都是十个时辰!

    自己稍微上点心就能赢,以后还有三年同学期,足够的机会去反杀,他凭什么重视苏恒?在他心里这依旧是个渣渣。

    普通吊丝,哪配他这样的大少重视??从不入法眼到有资格被自己看两眼,已经是这个吊丝祖坟冒青烟的逆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