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海中闪过一串思绪,王会才嗤笑道,“不管怎么说,你都是理论知识考了一百分满分的男人,若动手能力太差,甚至不及格?难道自己不觉得羞耻么?”

    “还是弃赛吧,反正你想要的已经得到了,一个理论赛满分,学校已经会重新审视你,重视你,给你倾斜资源,这不就是你们这些普通人梦寐以求的么?”

    “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,别给自己徒增笑柄!”

    这番话还是毫不客气,羞辱意味明显的很,经历过一定时间沉淀,上午刚落败时的震惊崩溃羞耻感,已经被抚平了。

    王会也不蠢,清楚自己的优势,“以后的日子,多你这么一个小对手,也蛮有趣的,至少不用像以前那样,举目望去没一个能打的,搞得我自己都没兴趣努力。”

    苏恒就算脾气再好,心情再愉快,这一刻也被王会气乐了,克制住给王会一拳的冲动,他才平静道,“别拿你的无知当炫耀的资本,你过来只有这样的废话么?若没有你家族给你不断倾斜资源,砸了无数灵植宝药,你觉得现在,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说话?有什么资格常年拿第一?”

    “说白了,你才是最没用的那个,有着丰厚的资源却不知道珍惜,不信你问问,跟在你身边的这几位,若有了和你一样的资源,提前五年踏入修炼界,他们会比你差?随便一个都比你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番话苏恒说的平静,却直指本质,别说王会脸色狂变,众星伴月一样陪在王会身边的少年们,也是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若他们也有各式各样的资源可以用,提前五年踏入修炼界,他们会比王会差么?

    这几个是王会的跟班,但学习成绩也都是系里排名三四十位的。再差的,以王会的傲气,根本不屑于和他们为伍,更好一些的如张宏那类,也放不下面子去巴结逢迎王会。

    灵化五重的修为,一瞬间就感觉到了身侧同伴们不妙的心跳和呼吸声,王会脸彻底黑了,“你,你竟然骂我是最没用的那个?”

    苏恒乐了,“难道不是?”

    王会气炸了,眼前这个以前都没资格让他多看两眼,现在就算理论知识爆了,也只是让他能多看两眼……只要自己稍微努力,还能轻易压制的屁民,竟然敢骂他是最没用的那个?

    好吧,我不气!

    他不傻,就算修为远超苏恒,可苏恒已经理论知识第一,一定会得到学校重视,他若动手?还是在即将举办第二场全明星赛预赛之前动手?呵呵,不管他有什么样的背景,家里多有钱,学校都不可能容忍这种行为。

    江州理工,比不上三所一本,但毕竟是全大明排名八十多的名校。

    全大明2oo多亿人啊,需要多少高校?

    上辈子地球华夏13亿人,就有四五千大学!

    这里的大明足足几万座高校!

    几万高校里排名八十多!

    你还是在全大明最重要的省会,全明星赛时期搞事?找死都不是那么找的。上到校长下到系主任和教授们,都会最严肃处理!

    深呼吸几次,王会用一种看死人的视线盯着苏恒,“苏恒,你很好,好的让我出乎预料,我真的记住你了,从今天起,我会让你深深感受到被学霸支配的恐惧!”

    “学校不提倡内斗,你也有了自己的闪光点,但我会用现实让你明白,你这种小人物的努力多么没用,多么可笑!”

    “以后三年,我会让你追赶我追赶的绝望!毕业之后,更有无数精彩等着你!”

    语气阴冷无比的讲出这话,王会才对左右道,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气冲冲从苏恒身边路过后……苏恒也无语摇头,王会这孩子真的有病。

    不只是王会,应该说很多权贵世家,或者修炼强者们培育出来的子嗣,有太多都像王会这样孤傲的,比如之前找过他一次的许安京,不也是从灵魂深处都看不起平民么?

    大明几百年国祚,养育出来的大量贵族世家,已经躺在优越的环境里太久太久了,久的他们早忘了自己的先祖们曾经也是平民出身!

    摇摇头,苏恒继续起步,后续的行程,他走的很平静或者说不平静,说平静是不管走到哪里,都在没有像王会那样来踩他了,说不平静时不管走到哪里,不管认不认识的学生,见了他都会高呼,震惊……

    “快看,是苏恒!”

    “哪个苏恒?大一全明星预赛理论知识第一名,嘶,这家伙好帅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,听说他以前不是全系五十开外么?怎么一下子跳到第一了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种种种种,苏恒都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直到抵达育灵园,这情况更夸张了,他才抵达大一赛场,无数坐在阶梯看台上的观众,有超过一半妹子都对他欢呼起来,还有海量人喊着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所有的老师,再见他时态度也不一样了,如还是监考人员的李升、王维峥两个教授,隔着远远的就冲他招呼,挑大拇指加油。

    下午的赛事,大一赛场就是在育灵园一角,整个赛场中央是篮球场大小的场地,周边足球场看台式阶梯。

    场地最中央一座高台,上面有郭展鹏充当临时主持人,除了李升和王维峥外,还有三道苏恒不熟悉的身影,其中一个还是系主任许仲远。

    “小苏,过来下。”

    苏恒刚微笑回应了李、王两个教授的微笑和手势,中央的许仲远就对他招手,等苏恒上了看台,在所有考生羡慕或不服的注视下,许仲远才笑道,“原来你这孩子,高中三年大半时间都沉迷战斗型术法,白白浪费了三年,大学才迷途知返,一路杀上全系五十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之前两个月,你几乎每天都泡图书馆接近十个时辰?怪不得进步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,许仲远把苏恒的情况彻底打听清楚了。

    打听清楚后他也释然了,为什么这个一直系里五十开外的学生,突然这么强势崛起!

    高中三年啊,那是为了大学的理论知识打基础的,很重要的三年,这倒霉孩子明显兴趣在战斗上,只用了一小半时间学习理论知识,就这样他还考上了江州理工!

    听说当初他还想报名武道系,成为那群迎男而上,男上加男的肌肉棒子的一员?天啊,要不是这小子修为太低,大一入校时才灵化一重巅峰远不足以在武道系达标,估计他真成武道系一员了!

    等他迷途知返后,沉迷灵木师们的正途,动辄一天学习七八个时辰,近期更是十个时辰,会爆起来不是很合情合理的么?

    许主任笑声下,本就在关注这里的教授或学生们,全都恍然大悟……

    “放轻松点,你既然迷途知返了,也拿出了应有的实力,我在这里向你承诺,学校不会吝啬,实践赛不管你成绩如何,我们都会加大资源倾斜,嗯,这场实践赛你随意发挥就行,不要注重名次。”

    “暑假开始,我做主给你调用一些资源,大二好好练习实践,下一届全明星预选赛,必然有你一席之地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许仲远笑声更灿烂,他也把明大明的对话改为了传音,“我知道你的情况,大赛结束我派人送你回家,咱们江州理工的学生,不是谁都能过来踩一脚的!”

    许仲远知道,只他一个系主任,加上江州理工在云廊也没大影响力,并不能拿许家怎么样,但名校也有名校的霸气,赛后送苏恒回家,动不了许安弘,把直接出手打残苏父的凶手抓出来,当着许家的面打残,还是可以做到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名校的霸气!

    他越看资料越喜欢苏恒!高中三年沉迷战斗,小半时间学习就能考上江州理工,大学一年迷途知返后能登顶理论赛第一,这是多么夸张的天赋,多么优秀杰出的学习态度啊。

    这种宝贝,许主任恨不得对老天大喊,再给我来一打,我们江州理工绝对不嫌多。

    这样的宝贝,出了事,学校就是他最强后盾!

    他对付不了许家,但许家想在学校看护下搞苏恒,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