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方世界一群选手惊呼和笑声里,登堂路上平台几米外,林战飞脸色黑如锅底,此刻的林战飞不想说话,只有满腔的憋屈和愤怒。他竟然被本·汀布莱克这个家伙追平了?

    这不科学!

    这样的木神殿,可是百国内新生代强者面前扬名的场合,之前得到的各种灵植奖励对他反而没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原本信心满满野心十足……好吧,他的实力层次,也只有在地关这里才能秀一秀,也只有地关才是他表现的场合,谁想到就是地关,也被他演砸了?

    对于大明而言,和灯塔全明星赛冠军一起胜出,这就是一种输,直到现在,林战飞还处于一种震怒中,有点接受不了这事实,对于隔壁本·汀布莱克等人的叫嚣,他也没有心思理会了,而是在强压着震怒时,反思。

    登堂路只是地关第一个关卡。

    他还有机会来追回自己的荣耀。

    因为林战飞的沉默,对于隔壁的叫嚣,郭醒等人也有点底气不足,等郭醒笑着轻咳一声,更用带着关切的视线看下时,林战飞才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等他扫一眼人群,才肯定道,“我没事,两年没大赛,状态有点生疏了,外加大意轻敌了。”

    也是在大明帝国全明星赛里杀出来的天才,林战飞远不至于被本追平一次彻底乱了方寸,这段时间的反思,他也察觉到了自己的错误。

    本科毕业两年,没了全明星赛的刺激,没了经常考试竞争的节奏,他的竞技状态的确有些松懈了,再加上大意和轻敌,才是被本追上的原因。

    说出这话时,林战飞的表情也缓了过来,重新变得斗志昂扬,不过他的话,又让正在调侃苏恒的本、杰弗里等人笑喷了。

    “大意,轻敌?哈哈,林,你就是这样面对失败的么?这借口找的不错!”

    “你们大明的青年强者,都是用这么优秀的理由来给自己的失败开脱么?太让人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众人肆意的笑声下,林战飞表情不变,而在郭醒身后又唰的闪现出一道身影,这是东瀛小弟山田春马。

    没等山田春马动手,同样是超凡境的本、杰弗里就纷纷撑起了一片光幕防护,防护下本更是气急败坏的低骂,“该死,愚蠢的野蛮人,君子动口不动手!”

    “春马。”林战飞淡笑着开口,偷袭无果的山田春马才悻悻的嗨了一声,回了队伍。

    林战飞也笑道,“本,别再像跳梁小丑一样挑衅了,不然我控制得了春马,可你若惹怒了小王爷,有的是你们的苦头吃。”

    他真觉得有些可笑,这群家伙,除了嘴上哔哔不停,用垃圾话来影响人情绪外,真要动手一个比一个怂,别的不说,刚才那个谁说是怀疑崇祯大帝有欧罗巴血统来着?信不信这话被朱炜重听到,能直接杀了他全家?!

    那样子侮辱大帝,身为崇祯的后辈,朱炜重这皇室新贵就算杀上小一批人,欧罗巴那边屁都不敢放一个。

    这话下,一群灯塔和欧罗巴选手才身子一颤,彼此对视一眼,都能明显看到眼神里的从心。

    “ok,就这样算了,从现在起我们谁也不再招惹谁,公平竞技,让学术说话!!”

    从心的选择了和平,本·汀布莱克才黑着脸看向登堂路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下面5o个同处于第一台阶的人群里,23号路上的苏恒才迈起步子,一步跨越到了第二阶。

    一眼下,本·汀布莱克就惊得瞪直了眼,“TF?!”

    杰弗里等人纷纷看下时,也全都目瞪口呆,不管是谁,都没想到这第二批次里,最先跨出第一步的会是苏恒!

    苏恒是天骄,但和他站在的一起的,可全是前辈们啊,不管是武志强、刘传宗,还是金俊贤,以及安妮、凯文等人,都是本科毕业一两年的,其中大明和灯塔的,都是比他提前毕业一年,金俊贤毕业两年了,出身日不落帝国的凯文也是。

    在毕业之前,金俊贤、凯文也是各自国家全明星赛的冠军、前三之类。

    都是出身冠军、三甲圈,就算大明全明星赛含金量最高,你也不至于今年刚参加过的小家伙,竟然比去年、前年的前辈还突出,优秀吧?

    别说本,杰弗里一票人惊愕不已,林战飞和郭醒等东方世界的强者都眼皮直跳,对着踏上第二阶的苏恒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23号路,2号台阶。

    这一次苏恒面对的题目同样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株化虎藤,一颗烈云果树,一株醒魂花?”

    第二台阶的题目是在长几米,宽也有一两米的台阶上,铺满了一层肥沃的灵土,灵土上依次排开了三种灵植。

    破题的要求是从空间夹层里,用一批微量元素和特殊灵彩,打造出一个能让三种灵植最佳生长的合理布局。

    华虎藤是金属性灵植,裂云果火属性,醒魂花则是涉及到阴阳里的阴属性。都算是中等的灵植,他们生长环境,灵气溢散能波及的范围可不是一米两米,至少几十米方圆,周边都会受到灵植灵气溢散的冲击影响。

    不同属性,更可能相生相克。相生还好,相克就问题大了。

    “最普通的土壤上组合出一个最佳生长环境,还是这么小的空间?”

    这次不是解毒了,是考验灵木师的培育功底啊。

    看清题目后,苏恒又走向边缘处的空间夹层,搞清楚里面到底有多少种灵材和微量元素,才笑着计算起来。

    这道题,也不难!

    两分钟一晃而过,等苏恒在平台上操作完毕,原本禁锢这一层空间的阵法一下子消散,他也轻松起步,迈上了第三阶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开赛前叫嚣无比的安妮、查尔斯、凯文等人,还在第一阶,就是去年的两个学长武志强、刘传宗,依旧在第一台阶。

    不是那些家伙不行,武志强、刘传宗只是2级8o+评价,比朱灵琪强一些,苏恒在国赛都能甩开朱灵琪一大截的,等他理论知识进了3级后,双方更已经不是一个档次的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十九分钟后,等苏恒破解开第十个台阶,这次阵法防护刚一松懈,原本只有题目的台阶低空,就闪过一阵波动,一颗芳香弥漫,充满澎湃灵力的异果漂浮而出。

    “重身果?”

    “好东西啊,成熟期的重身果也是很好的疗伤灵芝,能断肢重生,大明市场上也要六七十万一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口气破解十个台阶,得到第一次奖励,苏恒兴奋的抓起重身果就笑了起来,在他后方,是一群目瞪口呆凌乱不堪的身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