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知道情况不对劲,有埋伏,即便危机感不大苏恒也没有急着下去,重新感知起了下面隐藏在阵法光泽里的灵植,到底是什么品种。

    刚才第一时间的观察他并没有认出来,这不是苏恒灵植学实力差,是4级精通的灵植学,让他辨认目前地球正常生长存在的灵植宝药,他能如数家珍,可一些早就绝种的,在历史上存在感也不是那么强大知名的,真需要一定时间去回想。

    几个呼吸过去,苏恒才脸色一变,“天伦草?真是奇葩,我遇到的第一株灵植宝药竟然是天伦草这东西?还真是。”

    明白下面究竟是什么,苏恒不知道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天伦草!

    历史上有一个战国时代的牛人,借助这一种特别独特,罕见,稀有的灵植,创造了一门奇葩神功天伦功!

    这门功法没有什么杀伤力,也没有什么防御力。

    它最大作用是血脉上的欺骗伪装。

    简单的例子,人与人之间,哪怕不通过修士的特殊感应秘法,用21世纪比较科学侧的dna验证手段,两个人是父子、还是兄弟或者其他亲人,亦或者是彼此无血缘关系的陌生人,都可以验出来,这种每一个生命体独有的,绝对不可能完全相同的特征,科学能验出来,武道术法里各式各样的检验方式,更多。

    天伦功的奇葩就在于,你可以伪装成任何人的亲人,世间万法几乎都检验不出来。

    那位开创天伦功的前辈,一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认亲。

    他不止在战国时代,东拉西窜到处跑着认亲,今天跑去赵国找一个私生活混乱的大贵族,说我是你的私生子,不信你检验一下?

    明天跑秦国找一个风评不错的贵族子弟,说我们是兄弟,是同一个父亲,即便父亲去世了,家产你也不合适独吞,看在同父兄弟上多少分我一点殿?

    他不会蠢得见人就认,当然会调查一下对方生活作风问题,以及人品问题,免得出现当场被拆穿,怎么圆谎也圆不过来的局面。

    然后,依仗天伦功这一门奇葩功法,今天是赵国贵族家的私生子,明天是秦国某家族长辈死后,蹦出来要遗产的家伙。

    那位前辈生生靠着天伦功行骗了七十多年,才被拆穿,然后跑路去其他地方了,据说,那位最后成功在外国,伪装成一个王国的最后继承人,继承了一个王位。

    外貌身高这玩意真的不重要,你各式各样武道感知秘法,都确定对方和你是血亲,放到科技时代那就是等于找了几十个化验所化验几十次dna,结果都在证明我们真的是兄弟,父子?

    就算很多人对于喜当爹,超级的蛋疼,但性格不是太变态的,对于蹦出来的家伙也不会太恶劣吧?最多是见了就烦?但偶尔一些不重要的东西,对于大贵族来说普通级别的宝物功法等等,丢给私生子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天伦草,还不止是这一个功效,它在人类社会里可以骗尽天下满世界认亲骗吃骗喝,放在妖兽世界里同样有效,对于一些不是独居的,习惯群居的妖兽,不管个体是否强大,你天伦草伪装一下骗过一些妖兽,更容易。

    古代可不是现代除了深海外妖兽生存空间几乎被碾压的绝迹,古代一些名山大川深处的灵植宝药,很多都有妖兽提早就守护着,等着成熟了就生吞掉。

    你有天伦功,守护灵植宝药奇珍的也是群居妖兽,就可以毫无破绽的混进去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你想争抢,面对的不再是一群群居妖兽的攻杀,而最多是一两个。

    然而放到现在,它修炼成天伦功混进妖兽群的作用,几乎毫无意义啊。

    “才进来三十多分钟就发现一份传承,还有对应的宝药,我还以为运气很好,可是这玩意?”

    天伦草对苏恒,研究或纪念价值,远大于直接的提升意义。

    它没有什么直接有效的提升,你拿到了,不去使用而是研究药性,触类旁通,以此为蓝本去培育新的,功效已经变异的新改良灵植,这才有意义。

    抛开把天伦草“名扬天下”的那位战国时代的“狠人”所做的事,你从本质上思考,会明白这是一种伪装各式各样血脉,几乎天下无双的灵植,若它不只是能伪装,改良一下,让它不止气机上和其他血脉一样分不出真伪,还能转换出其他血脉拥有的独特能力,比如一些妖兽天生就会控火、控水,抵抗高压等特性,这就是天生血脉在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若天伦草进化到你伪装成什么血脉,就有对应的能力,那这东西的价值绝对会无限飙升。

    苏恒还在思索中,宗御万法身带来的超级灵觉,突然又泛起了警兆,之前第一次是警兆,是虚空隐匿虚空不动的时候,毫无异常,等他想下去收集传承和天伦草,才有警兆。

    证明下面埋伏的人,在苏恒不动时,并没有察觉到他就在上空。

    可这次,是苏恒还没动还在思考,警兆就起了。

    没有犹豫,苏恒催动无间步一个闪遁横移,到了原本立身地百米外低空,而原地也暴起一片爪影,两只利爪几乎把虚空都切割的四分五裂,空气震荡交迭里发出犹如机枪一样的嘶鸣。

    同时,疯教授卡尔·达福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当地。

    “咦,竟然逃了?你这家伙到底是谁,隐匿能力这么强横?我把一头天鹏妖的第三目完美移植到了自己身上,谈到感应力几乎超凡境数得着,还没抓到你?”

    一击击空,卡尔楞了一下,才盯着苏恒此刻立身地露出一丝狞笑,他此刻的样子,更加让苏恒有些惊悚。

    之前在第一关通关后的大殿里,卡尔·达福还是正常人类模样,但现在他一双手化为了不知名的森寒利爪,屁股后面竟然还有一条似蝎子尾巴一样的东西,额头还有第三只竖瞳。

    也是那竖瞳,死死盯着苏恒所在方位,逐渐绽放出几乎要吞噬虚空的强大吸引力。

    嗡~

    竖瞳不断扩散吸引力中,又蓝光大放,方圆数里天空上,突然凝聚一颗足有五六十米长的虚幻眼睛,轻微一眨,苏恒运行中的天合功,原本和天地深度融合的状态,一下子就像被从中斩断,他也直接从虚空中显出了身影。

    卡尔·达福,原本杀机凛然的样子,一看到苏恒顿时愣了,一秒后才疯狂大笑,“哈哈,哈哈哈,竟然是你?苏恒,人生何处不相逢,我真没想到你敢进来,还这么快被我遇到?!”

    “出来吧,泰坦,咱们和这位苏无敌好好聊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