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恒死了后,还有谁这么胆大包天?其实能有这样的疑问,并不代表其他族群都惹不起盘山族,别的不提,三大霸主族群随便一个都能蔑视盘山族,问题是那些霸主族群,会无缘无故针对封这样的强者下手么?

    就算是之前封得到一枚洗神晶,欣喜之余笑出了声,但只为了一枚洗神晶,覆光族、灵峰族里的强者们也远不至于就这样见宝起意,对他下杀手的,霸主族群的面子哪里只值一枚洗神晶?

    除了那些之外,金涛族、追阳族、星夜族等等,举族实力也就是和盘山族差不多而已,更不可能为了一枚洗神晶,就果断来伏杀封这样的前武道天王,封的实力目前很低,别说和天王淟与应对比了,就是牟、芮等等,曼、汤、旻、姖几个,搏杀力也超越了此刻的封,但他是从武道天王晋升而来的,潜力远比远非曼、汤等可比,甚至能超越牟、芮等,有潜力冲击星主天王榜的。

    这样子的种子,你想杀,绝对是往死里得罪盘山族。

    这一刻,别说正在疗伤戒备中的封充满了惊疑,就是他的求救讯息在集体式联络玉简里散开后,整个盘山族所有在炼神海的强者们,接到这信息的都炸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,有谁想杀了封夺宝?呵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自从苏恒打脸我盘山族之后,外界已经以为,我们虚弱的可以任人欺辱了么?”

    “该死,该死,以往的我们,走到哪里不是威风凛然,万众尊敬,这是苏恒疯狂打脸我们后,外界以为我们不行了么?”

    “都有谁在封附近,尽快去支援,不管下手的是谁,一定要让他们知道痛,知道后悔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最先被这求救信息惊动,开口冷笑或斥骂的,全是盘山族里的灾变老祖,众老祖这一刻还以为是苏恒16连胜强势崛起,一连杀四王败二王,而他们盘山族却没办法反击,洗刷这样的羞耻,搞的外界以为他们虚弱,趁势欺压盘山族呢。

    你说此刻的盘山族众强者,都以为苏恒死在了老祖洐手下,已经等于洗刷了死四王败二王的耻辱?他们觉得苏恒被洐杀了,可外界不知道啊。

    他们真以为,这是苏恒崛起给盘山族带来重伤后,引发的后续反应呢。

    随着老祖的怒斥,一道道传讯也快速泛滥。

    “老祖们放心,我感应中和封只隔了两万多里,马上去!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,我和封只有四五万里之遥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心,到了地方不要马上出手,先看清形势再说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有星主果断接话就要出发,还不止一个,这才让盘山族灾变们老怀大慰,更警示这几个距离近的星主,不要鲁莽,敢对封下手的,实力绝对不会太差,说不定在封求救的时间里,对方已经追上去找到了封,说不定实力还比最先开口那个只和封隔了两万里的救援星主更强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盘山族众强者为某件事又惊又怒,尽快安排着应对策略时,苏恒,也重新追到了封身前数百里。

    此刻苏恒依旧是隐匿状态,看着前方悬立海面,一边抵挡天地排斥力,一边尽量保持着警惕恢复伤势的封,苏恒都感慨起来,这家伙,可是比上个死鬼晖要警惕多了啊。

    苏恒在镇压晖的时候,那个前天王毫无反应直接被封禁,一拳打杀。封能在天意指爆发之前,感知到危险逃遁?看来这家伙灵觉秘术,不管品质还是级别都挺高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可能是运气啊。

    灵觉秘术,级别不是那么强大时,很多时候也是时灵时不灵,能不能灵验只看运气。

    封能那么果断狠辣的自斩逃生,也让人挺欣赏的,可惜,在苏恒靠因果奇宝锁定了他的气机后,他只逃出近万里,两个呼吸就被苏恒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巅峰状态的封,他就能轻松镇压,何谈现在?

    心思转动里,苏恒没有再浪费什么,一步跨出就到了封身前数里,天意指爆发,灰色光爆光速席卷,强势镇压了封。

    这次,封的灵觉秘术没有在成功示警。

    看着被镇压成雕塑的前武道天王,看着对方被镇压凝固时光后,眼中流露出的无限震惊之色,满眼都是“你为什么还活着”的疑惑?!

    苏恒轻轻一笑,一拳打出就崩灭了这个星主。

    杀封,苏恒也得到了系统提示,得到一级地灵诀奖励,地龙决1级入门。

    “无语,还真是提升这些新奖励的术法了,下次若在遇到机会,真要在搏杀中献祭一种零级术法,事后重新指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加一减等于不变,不过正常的奖励,却有更大概率分摊到那些高等级武技秘法上了。”

    苏恒都有些哭笑不得,他现在杀封,对方本身就比他弱的多,自然不用指定新术法,可以后遇到的,估计各个都是接近芮、牟之类的存在,一次次指定新术法,真多出来几十种?猴年马月才会让八极战体、天意指更进一步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苏恒笑声下,南方两万里外,一道急速飞遁的身影也突然停下身子,脸色阴沉的感知起来,感知中封的气机彻底消失了,这代表着什么?代表封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他刚接到消息就尽快赶来了,还是慢了?

    原本靠着彼此炼化的同出一源的传讯玉简,感知方位,在封死亡时,玉简内他的生机也溃散了,自然失去了感知效果。

    这让他脸色难看的要死,更是深感族群威严受到了新的挑战,若是苏恒在场,怕不是一眼会认出,这还是一个熟悉的……不对,苏恒其实和他也不熟,之前在洐命令下,有四个星主杀回炼神海入口,去围杀苏恒,芮、牟、仉、堃,其中芮牟已死,仉和堃却因为一直没找到苏恒避过了一截。

    现在和封隔了两万多里,及时来救助封的,就是星主精英,灾变种子强者仉。

    “敢对我族的种子强者下手,还这么快斩杀,实力,身份恐怕都极为不俗,可不管你是谁,只要被我查出来,就要做好血债血偿的准备!”

    心下闪过一丝狠辣,仉又联络起了另一个赶来的星主恽。敌人实力不明,身份不明时,他也要做好准分准备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