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京神王心罗站在宝京城城墙,放目眺望远方时,在他身后一道道身影都充满了愤怒和不甘。

    “神王,怎么办?难道就眼睁睁看着冰溟族这些乱臣贼子,跟随人族撤离?!”

    “绝不能就这样宽恕他们,必须严惩,严惩!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现在就杀出去,杀那群冰溟族、灵峰族叛逆一个措手不及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之前的一次大战,有重伤的强者返回宝京城后自然开始闭关疗伤,一些没怎么受伤的,也在散发出感知去感知大6的具体情况,感知人族的后续动作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都看到了人族的收缩,数百天渊高层被苏恒随手一摆手,收入随身洞府。

    他们同样感知到了溟涛、溟鲧、溟季等一票冰溟族星主,从灵峰族大本营里杀出来去寻找苏恒。

    感知到又如何?

    你敢杀出去么?才勉强从那次大溃败中逃生,活着逃回了宝京城,现在杀出去的话又会迎来多少死伤?你眼看着苏恒是一个人断空而立,实际上真有源族强者杀出,那苏恒一个,就能变成一群人族高层集体围杀他们。

    之前的惨败教训已经足够深刻了,深刻的就算是宝京神王心罗、北神王白晟、西神王永图、东神王阴主这些没怎么受损伤的最高层,都有些心悸。

    一战而已,陨落了南神王道经,六个武道元始巨头,七十多湮灭境?!

    天渊联盟那边却只是亏损了两个灵峰族湮灭境,血亏啊。

    伴随着一道道惊怒无比的话语,心罗才阴沉着脸开口训斥,“够了,给我闭嘴。”

    呵斥的大量高层鸦雀无声时,心罗才看向白晟,“北神王,目前我们在座所有强者,只有持有归真图的你,才能无损伤的去袭扰人族吧?刚才他们那些话虽然有些呱噪,可也有着一定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冰溟族、包括灵峰族大本营内的那群家伙就这样毫发无损的跟苏恒远去,他们敢背叛,就必须惩罚,但其他我族强者杀出五京,危险太大,不如北神王出去走一遭?”

    心罗开口呵斥那些声音,不是不认同众强者的话语,只是他自身,不想出去走那么一遭。

    他们收缩后,人族没有杀来宝京城,肯定是忌惮他们修建改造无数年的阵法禁制群威能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西神王永图所执掌的西京城,就是经过洗神榜洗练,觉醒了自我灵智的活生生生命体,平时不需要有谁去把持操控阵法禁制群,那个活过来的家伙,就能自查一切。

    那些阵法灵基灵材受损了,需要替换了,西京城禁制群都会主动联系永图去替换,遇到危险?西京城就是一个能跑能逃的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不过宝京城……当然不是活的。

    被洗神榜洗灵点醒灵智的事物,都会被洗神榜之主控制,心罗不可能把自己老巢的禁制***给永图。

    就算那样,心罗对宝京城的防御力也是有着充足信心的。

    但禁制群之外,才经过那么惨烈的一次大战,他都没信心能在和苏恒单对单时,轻松逃逸了。

    没见之前就是单对单的情况下,南神王道经都快速斩杀么?

    随着心罗的话,白晟脸色猛变,但想了想他还是咬牙道,“那我就去试试,就算分身被斩,若能给苏恒和那些叛逆带去一定麻烦,也值得了。”

    归真图演化出来的分身,被斩杀摧毁,对白晟当然不是没一点影响,不过那种影响,只相当于你本体轻伤一次,需要一点时间就能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即便不想就这么被心罗指挥着做事,白晟也明白,目前事关整个源族的统治基础……真要让苏恒顺顺利利收起大批量天生强族族人远遁,他们源族麻烦就大了,以后还去哪找那么好用,那么顺手的阵法师、炼器师、炼丹师等等?

    一念下,从白晟体内就又走出一个新的白晟,新白晟原本还是有些虚幻透明的形态,不足零点一个呼吸就化为真实,闪身飞遁无踪。

    然而让白晟崩溃的是,他这个分身刚刚遁出宝京神王府几万里,出现在禁制群之外的荒野,哪怕还是催动着最强隐匿术法隐匿状态,还是感受到了从天地间,上下左右四面八方宣泄而下的挤压力,禁锢力。

    苏恒和宝京城相隔一百多万里,本就是他感知范围笼罩带,是地书能掌控的区域。

    封印镇压住白晟分身,苏恒才大笑一声化为身高数百米的黑帝法相,一拳出,法相身躯横跨上百里外天地,直接震杀在白晟分身。

    当场就震得白晟分身不止显出了行迹,还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痕,等苏恒铁拳再震,连绵密集的震荡力,一波接一波在拳表形成惊人的毁灭浪潮,快速震碎了白晟分身。

    “北神王白晟,归真图果然玄妙。”

    震杀这分身后,苏恒就运行着十九级精通的五帝杀拳黑帝拳法相,隔着数万里看向城墙之上。

    他知道快速震杀一个分身,对白晟的损伤很微弱,那种轻微损伤,随便抓点丹药运转功法,几十几百个呼吸就能恢复。

    苏恒却不得不做,他做这件事,代表的就是只要白晟敢出城,或者其他强者敢出城,下场会很微妙。

    神王级别隐匿出城,都会被他直接发现,快速震杀,意义还用想么?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城墙上一个个源族强者,全都惊怒的想吐血。

    白晟脸色微白了一分,又无奈看向心罗,眼神中的意思也很明显,这件事,不是他不想出力,而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这个原本在各种资料中,很孱弱很无能,依仗了其先辈老天帝余威才登6天渊霸主宝座的家伙,哪里是孱弱啊,这家伙不止有黄泉生死印那么霸道变态的秘法宝术,还有着很强势的横练肉身之法,除此外,对方感知洞察力绝对变态。

    被这样的人族苏天帝守在门户之外,他们似乎只能眼睁睁看着苏恒带着溟涛溟鲧等叛逆,抵达灵峰族大本营,顺顺利利收集走大量的叛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