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特拉公国海军冒着精锐炮兵的点名射击,硬着头皮向前冲的时候,高高云端之上,苏恒都忍不住笑了,他都没想到还能看到这么有意思的海战。

    这一种海战,别说在地球了,就是上辈子的无灵时代地球,也只存在于影视作品里才有,但影视作品,哪有真正大战的现实感?

    甚至,这是一场华夏血遗在炮打白人的战争,苏恒都懒得去阻止,他哪怕是目前银河系的人类领袖,万族领袖了,对于这样的戏码,其实也觉得看个热闹不错。

    不管上辈子无灵时代地球,还是这辈子出生的大明帝国,东西方什么时候放下过成见和和美美在一起了?就是他崛起的这条路,地球内,也是和无数西方强者见血搏杀,才走出来的。

    基于这样的前提,苏恒崛起了,大明崛起了,已经早早就在地球,把西方彻底超越的没边了,但,他不去反击反打压一下曾经的老对手,就算得上大度了,不可能去给他们什么优待。

    目前的地球上,大明子民,华夏血脉,都可以免费申请各种贷款,去提前修炼快速发展,但大明之外,还基本是老样子,他们靠能力,能从大明公平购买资源,那你去交易我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想免费无偿等着发放资源?别逗了。

    大明人,也是贷款,是要还的,只是不收你利息罢了。

    升米恩斗米仇,这样的道理谁不懂?苏恒身为人类领袖,不管他有没有能力免费无偿去发放一切,都不会犯那样的错误。

    更别提,天语星这里,如文特拉公国这样的小国,还动不动上演入侵刘国,抢劫鲁国华夏苗裔的暴行,那位经常喊着要奴役刘国百万华夏苗裔的大公……

    他的手下,被萧家商船打的全军覆没,苏恒也不会眨一下眼的。

    在苏恒亲眼目睹下,萧家商队两个战舰里,出身大商的3o多个精英炮兵,两两一组轮流开炮,就是瞄准的埃文斯伯爵所在旗舰,隔几十个呼吸就点一下。

    当这只旗舰,和商队拉近到八百米距离时,终于第一次出现了损伤,一枚24斤炮轰然集中船侧,若不是距离太远,绝对能轻松砸穿船侧外体。

    要知道历史上英国的24磅海军炮,能足足砸穿o.7到1.6米之间的船体木材,为什么差距那么大?就是距离问题了,但那种距离往往是指一百多米,到二三百米之间。

    现在隔着八百米,虽然这一炮终于在多轮射击中,第一次击中埃文斯伯爵的坐舰,还是被轻松弹开落水了。

    若是这位置只有三四百米?恐怕早就砸穿外侧,更在内部各种船舱里肆虐各方了。

    就算如此,旗舰上,埃文斯伯爵还是气疯了,急气,又多了一丝恐惧。

    只是和对方的商船拉近了一百多米啊,这一百多米还是双方都在靠近造成的,短短时间,他已经被轰炸了好几轮,还真的被击中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,该死,这群鲁国猴子……这绝对不是猴子应该掌握的力量,一定是来自大帝国的精锐炮兵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都觉得,自己的坐舰已经妥妥的不安全了。在他百里镜关注下,开炮的只有两艘战舰,每一艘战舰单侧9门火炮,结果就是三三开炮,一次次朝着逐渐精准的道路上前行。

    关键是,双方还隔着八百多米,这特么简直都让埃文斯伯爵怀疑人生了,他也算是资深海军将领。

    哪怕过往一次次战争,只是和宋国打,或者抢劫普通商船,大家都是杀进三四百米才开炮啊。

    在炮战激烈的时候,尤其是进入了混战阶段,纵火船都还能有用武之地的。

    这一点都不夸张,就说他们打真正海盗的时候,海盗基本上一个船队,都没有几门炮,全是靠接近,跳帮,或者撞船之类行为作战的。

    那两艘战舰几门炮轮流射击的精准度,怎么可能不让他怀疑人生?

    就在埃文斯伯爵惊怒交加,怀疑人生时,情况突然渐渐好转了,接下去一百多米,虽然那几门火炮还在轮流发射,但……再也没有一炮命中。

    双方相隔六百米,五百米,还全都是落空,这才让伯爵阁下长输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妈的,我就知道,之前应该全是运气,一时运气代表不了什么,继续冲,终于该到我们还击的时候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伯爵阁下志气回归,才怒吼着宣布继续冲。

    旗舰上所有的海军都也恢复了斗志,更有着强烈的杀气,毕竟这是一直打惯了海战的老兵们组成的队伍。

    尤其是因为不同种同源,各种信仰或习惯冲突,经常和刘国掀起人种战争的老兵们,一旦作战有所胜利,那各种发泄和宣示残暴的行为,都是普通人听了就瞠目结舌,甚至能吓得普通人胆气丧尽的。

    他们这样的老兵,已经做好了打赢胜仗后,不止会获得海量的财富,还要好好调教一下那些该死的华夏人的各种精彩项目了。

    但是,船队成线型刚进入五百米之内的距离,两艘战舰上,一门门火炮就轮流打击,轰轰轰,一炮接一炮,精准无比的砸进了旗舰左右海水中,甚至船只上。

    肉眼可见,一颗颗24斤左右的炮弹,轻松在甲板上砸出一道血梨,或者砸穿船体进入船舱中肆虐。

    只是两艘战舰单侧9门,总共18门火炮的奉献,就让埃文斯伯爵所在旗舰中了8炮,陷入重伤状态不说,人员损失也极为惨重。

    在整个旗舰乱成一团时,那两艘战舰,原本一些船侧的伪装,也突然消失不见,9门炮的船侧,呼啦啦推出来共计单船35门,双船7o门火炮。

    那密集排列的炮窗,炮口,立刻就爆发出了大量的弹雨,当然,这里面就全是萧家炮兵的操作了,萧家炮兵的操作,才是这个时代普通海战里,最基础操作。

    7o门火炮一次齐射,只有零星两三个炮弹砸中埃文斯伯爵所在旗舰船只,其他几乎全都掉进了茫茫大海中,也不对,不知道哪个炮窗的炮手,原本是瞄准埃文斯伯爵所在旗舰的,结果飘了几百米,击中了另一艘1oo吨左右的武装商船。

    因为那门火炮口径没那么大,火炮重量也轻的多,轻松被船体弹开了。

    但这一轮,真把文特拉海军的旗舰,给打残了!

    一把打成了残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