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书屋_海棠书屋_自由的小说阅读网_御书_御宅 > 都市小说 > 我真不是学神 > 第1849章 尽快成为一个对人民,对百姓有用的人
    李望江虽然知道,他以前也可以归结于土豪劣绅一员里,但自从知晓苏恒的身份,知道了李元书的使命之后,这位前土豪,就是以最快速度转型,抛弃一切旧有思想,向新阶层进化的。

    不要忘了,那位仙人不是点评过么,齐国姜氏,一门父子六豪杰,即便目的不纯粹,也是值得那位仙人欣赏的人物,姜氏父子六人,表面上把齐国打造成了人间乐土,齐国普通百姓的生活环境,就是所有国度子民都羡慕向往的。

    人人吃饱穿暖,家有余良,免费教育,免费医疗,免费养老……这些,就算目的不纯粹,姜氏父子那样子大气发展,是为了姜家的王图霸业,并不是真的愿意耗尽一切去爱民养民,依旧得到了欣赏的正面评价。

    仙人说出这样的评价时,并没有解说给没给姜氏众人仙缘,修炼的能力,但想来他儿子李元书只是得到一个勉强及格的评价,都有了目前的能力,李望江也觉得,齐国姜氏众人,怕不是也得到了赏赐的。

    这情况下,苏恒还有不管身在何处,都能洞察鲁国薛城一切的能力,那他当然要快速转向,尽快成为一个对人民,对百姓有用的人才行。

    他带着家丁出发之前,当着所有人的面,撕毁了他们的卖身契,让所有人恢复了自由身,更是开出了齐国做工,薪水相当的酬劳,去聘请这些以前的李府家丁、私生子等等。

    府里那些没出来的丫鬟婢女等等,一样朝着齐国水准看起,齐国毕竟是崛起几十年,已经延续到第三代王者的海洋霸主,那边的生活水准到底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以往的时候,如李家这样的一方土豪,还会尽量欺瞒,不去给百姓宣传,不让大字不识的普通百姓知晓,免得他们也像卫、周之类王国的子民那样,年年都有大批量偷渡去齐。

    但他们土豪士绅阶层,还是门清的。

    这个标准一拉起来,可以说目前在李府做事的家丁丫鬟之流,薪酬直线上涨了三四倍,工作环境也没那么苛刻了,而是充满了关怀和温暖氛围。

    不再是卖身式奴仆,只是简单契约,以前可以随意对家丁丫鬟打骂甚至打罚的方式,自然一去不复返。至少齐国那边,哪个豪绅雇佣人,态度差了,人家会直接选择辞职不干的。

    李望江暂时做不到,让薛城一府之地,立刻追上齐国的生活水准,但李府内还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伴随着他的大笑,宣示着自己和以往彻底的告别,许府,一票老爷少爷,以及远处还在旁观的王府、薛府内的人物,也很快就……彻底慌乱慌张起来。

    不管你接不接受,理不理解,到了现在,你抗不过仙神术法的威严,是不是就要按照李元书开出的条件,带着金银珠宝之类浮财,舍弃家宅商铺,离开薛城?一天期限抵达,没走的就不用走了?也没存在必要了?

    走,还是不走!

    走的话,肯定是宣告着他们败逃出了薛城,百年或几十年基业,一下子被腰斩大缩水,你就算带着金银珠宝到了外地,有钱,却很难再经营起一份产业了啊。

    就说许家离开了薛府,到了其他城市即便你有钱,还能霸占一份新的盐场?当地的老牌士绅豪门,会愿意让出一个盐场给你,吃屁呢?

    当地垄断鲁至罗马商道的顶尖豪门,会愿意让你加入进去分一笔?

    薛家主营餐饮住宿,除此外,青楼也是他们家一大产业,几家青楼都是供来往水手,乃至士绅士子们流连忘返的消金窟,你去了其他城市,有钱,却能置办出新的产业么?当地原有的地头蛇,愿意白白分你一份市场?

    王家是当地的水果大王,药材大王之一,也经营赌场,到了外地,你有钱也没能力轻松经营一份新的基业啊。

    林林总总,只要是被李元书点名的家族,哪一个愿意就这样放弃?

    问题是李元书都说了,这是仙命,不可违抗,没有丝毫妥协,退让的余地。

    要么走,要么死,这不是商业讲价,是仙命,也可以说是天命!至少封建时代的普通人哪怕读书人心目中,又有几个能不把仙神之命放在眼里的?

    就算是能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华夏百姓,一个个起事或造反的枭雄豪杰,又有几个没在做事过程里,尽量给自己竖起天命在我的大旗的?

    更让他们崩溃的是,听听此刻许府内,原本是许家家仆,家奴的人,都在李元书命令之后,欢呼连绵不绝。

    那么多人喊着自己可以恢复自由身了,他们要走,钱可以带走不少,人能带走几个?没有了足够的武装力量保护,只靠他们自身带着大量财富招摇过市。

    这别说怎么考虑着到外地操持出来一份新的家业和基业了,会不会成为小儿持金行于闹市,被人盯上抢一把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李元书,也没有一直留在许府附近,慢慢等待许继骞等人做反应的心思,他在看了还处于恍惚中的许府等人几眼后,就凌空飞渡,也不高,飞在薛城四五米低空,一路横行。

    李元书的目标,是萧家,在薛城的港口庄园!

    萧家在这里,薛城外独霸一个优良港口,一个繁闹无比的独立庄园,等他一路飞向庄园中心时,庄园里众多还在休养调整的水手和私兵,也早就被惊动,各个都是跑出门户房屋,仰望李元书,看着看着,不少兵丁青壮全都跪了。

    更有无数人在跪拜中高呼起来。

    这动静很快也惊动了萧继晨,萧家二少爷刚奔出房门,死死盯着低空的李元书看了几眼,才惊呼道,“你是什么人?不对,你是仙,还是?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萧继晨都没了大胜文特拉公国的一丝快感,只是充满惊惧,还带着一丝灼热看向李元书。

    凌空飞渡啊。

    哪怕这个时代,不乏一些装神弄鬼之辈借助小把戏去靠拢权势者,想要谋取一方富贵,但大庭广众之下,凌空飞渡的一幕,还是彻底超出了萧继晨的世界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