伴随着季从游的低骂,原本汇报情况的宦官立刻跪伏在地,“奴婢有罪,不能为王上分忧,罪该万死。”

    季从游立刻笑了,“起来吧,大伴,这些事连孤都无可奈何,又哪有你的过错。”

    笑声里,看着跪在地上,也没比他大几岁的宦官,季从游都忍不住感慨起来,要知道这名叫李怀的宦官,最初就是他登基时,萧家安在他身边的钉子。

    多年来,就是靠着季从游感化,推恩,才最终感动了李怀反水,成为了真正效忠于他的人。

    这位也是目前整个王城的大内总管。

    回想起以往重重,季从游又忍不住道,“虽然孤也不知道,自己这个鲁王还能过几天好日子,可此生已经艰难,以后孤还是要和伴伴一起走下去的,即便享不得权势富贵也无妨,一生安康,依然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来,薛城那位李元书,都有了真仙降恩,还掌握了仙法仙术,总不至于再和孤这样的傀儡置气。”

    目前的季从游,明显还不知道发生在修岩州的各种大事,但薛城李元书一事,他可是清楚明白一切。

    或许正常的世俗里王朝争霸,新朝取代旧王,一定会对旧王室斩尽杀绝免得死灰复燃。

    可李元书,有了仙法仙术了,难道还会忌惮他一个傀儡,赐下一杯毒酒不成?到时候自己大不了听安排,乖乖去做一个富家翁罢了。

    这阵子,他一直靠着左右逢源,平衡调度接盘侠与下一任接盘侠的摩擦,来敲诈财富,可那些财富他都没怎么自己享用,全部撒出去,给太监宫女,给曲阜的平民百姓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养望啊。

    若是在李元书杀来之前,自己把曲阜经营的犹如人间乐土,在小民中有着巨大的声望,想来得到一个善果,还是概率不小的。

    他自问远远不如隔壁老赵国的何俭那么优秀出色,但也自问不傻。

    这些宽慰的话一出,李怀明显一脸的感动,忍不住啜泣道,“大王仁善至此,若非国内太多乱臣贼子,何至于……何至于啊~”

    他就是一个孤儿,少年受不了各种苦寒,被骟了送入宫奉命监视季从游,一开始,他也是衷心执行萧家派来的各种任务命令,原本想着,自己的日子只会枯燥单挑,日复一日监视季从游花天酒地,醉生梦死罢了。

    听说上一任鲁王,不就是被士绅豪强当猪养,吃喝玩乐十多年才病死的么。

    哪会想到,接触第一天起,这位鲁王就给了他不一样的印象,这位明知道身边不止他李怀,还有其他太监,宫女,全是外臣的耳目,还是笑着和大家拉起了家常……

    第一次,所有太监宫女都对他冷脸相待,也没人和他拉家常。

    但是时间持续下去,季从游以好奇民间的具体情况为由头,拉着大伙让大伙讲故事,这些事,有人是应付糊弄,有人也觉得无聊,开始告诉季从游一些外面的真相。

    说白了,太监们最初也基本全是苦命人,真是富贵之家的子弟,怎么可能自己来上一刀?听多了外面的多种真实事迹,小民的日常生活,再加上季从游从来不歧视太监,世家们给他这个傀儡进贡什么美酒佳酿,玩乐之物,他也从来不独享,都是分给所有太监宫女一起品尝。

    类似的同甘共苦持续的久了,太监宫女们才发现,这个新的鲁王,和他爹真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完全是两种生物。

    不管再怎么傀儡,他也是流淌着鲁王室的血脉,和自认卑微,出身穷苦的屁民太监们,还是有区别的。

    日子长了,总算有一个有良心的被感动了,私下里冒着巨大风险,告诉了季从游自己其实是萧家的暗子耳目,从他登基第一天起,日常作风还有各种事迹,都被记录的清清楚楚送到了萧家。

    那第一个有良心,被季从游感化的太监,就是李怀!

    说出那些事的时候,李怀都有了送死的准备,不是被季从游用王命诛杀,而是背叛了萧家后,他会被萧家处死。他当时的心态,最多是觉得季从游听了他的汇报后勃然大怒,和他翻脸赶他出去,他则会慷慨外出,去萧家赴死。

    至于这是私下里汇报,你不说我不说,萧家就不知道他背叛过?别逗,鬼知道萧家到底暗查了多少沿线入宫,他只是一次独处,足以让其他眼线耳目怀疑他,然后汇报给萧家,萧家只要觉得这个眼线可能有嫌疑了,拉出去一刀砍了,谁也不会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哪知道,季从游听了那些,只是洒然一笑,拉着他的手认真说到,我等都是同病相怜,身不由己之人,伴伴何罪之有?但有其他选择,谁又愿意伤了自身,入宫侍奉他一个傀儡,放心,孤虽然只是一个傀儡,但拼了这条命,也会求一个希望,让萧家放弃对伴伴的惩罚。

    说完那话,季从游真的亲自赶赴萧家,听说跪在肖家家主面前求情,才求得萧家家主,轻判了李怀,杖三十大板,虽然瘫在床上养了几个月的伤,李怀却有了活路。

    养伤的几个月,还是季从游日日前去照顾他。

    从那时期后,李怀这条命,就彻底卖给季从游了,也是那件事,在王城内造成了巨大的轰动。被季从游感动,感化的太监宫女,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外面?外面的萧家、王家、林家等等顶尖豪强,在察觉到宫内耳目几乎大面积反叛他们时,也有人不止一次提出了杀鸡儆猴。抓一批人杀了严惩。

    还是季从游游走在外,一一拜访诸位家主,才保住了众多太监宫女没有遭遇清洗。

    怎么保的?各大家住愿意给他这么大面子?无非是鲁王季从游,一哭二闹三上吊,搞得那些家主又气又恼,却也不知道该不该真的发火,不管怎么说,这是他们当年推选的鲁王,杀了?再找一个?

    按照季从游的哭诉所言,他只是老老实实想当一个傀儡,你们说什么我就做什么,然后见不得宫内那些残疾之人受苦,能一起分担点就分担点,大家开开心心在王宫里一起当猪过完这一生。

    我的王命也不可能出的了王城,鲁国大小事你们随便玩……我只一个坚持,宫内的苦命人能活下来而已。

    这目标对各家,没什么损失啊。

    难道真要我自吊王城城门楼,让传承数百年的鲁国,成为国际笑柄?

    这对大家的名誉也不好吧。

    是啊,按照这位哭诉的说法,不管他在王城怎么收买人心,只有一批太监和宫女,能成什么事?没有兵权,没有更多的人力和民望,他再怎么在王城收买人心,对各家毫无影响。

    可季从游一狠心,自吊城门楼,消息传出去,这萧家、王家等各家的名声,就顶风臭国际了。

    其他国家不管是皇室王室,还是士绅勋贵,估计得惊得目瞪狗呆,更会拿看白痴一样的眼神来审视他们,你们到底干了多少天怒人怨的事,才把一个毫无实权的傀儡王,逼迫的自吊皇城楼啊,这,是要名垂青史,遗臭万年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