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岩府里,卫文广被惨虐的时候,修岩州其他府县,到处都在上演着各式各样的悲喜剧。

    这全是因为李元书抵达曲阜以来的这些天,以杨定远、唐千让、沈廷为首的收编团队,并没有停止征战,目前为止,杨定远这个团队都已经靠着发达的河运网络,以及平原里的广阔平原,几乎一天走一府,速度超级惊人。

    此刻,杨定远复生,卫文广的骠骑将军府要独霸修岩州的消息,早就传遍13府43县了,大大小小的地主士绅,再到平民百姓就没有一个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那些提前接到消息想逃的士绅地主们,都无路可逃,因为他们没办法舍弃全部家业孤身逃亡,但收拾家产?一来祖产贱卖都暂时没人收,二来你操弄出浩大的财富,没人保护也不行啊。

    小民们都知道将军府的政策,这是唐氏、沈氏等以前的豪强依托自己缩水了一些的渠道扩散出来的,搞得全民皆知并不难。

    知道将军府的政策,就真不会有多少人傻的再去给士绅豪强当家丁,当奴仆了,他们全都盼望着杨定远等人快点来呢。

    可以说,13府43县,杨定远走过的地方已经快速进入了新的大改革浪潮,卫文广派兵镇守,唐氏、沈氏等豪强里的精英子弟充当新政权的管理人员之一,做的那叫一个井井有条,效率爆炸。

    杨定远还没抵达的府县,也是中下层人心沸腾,高层人心慌乱,个别为恶者多的仓皇狼狈出逃都是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易阳府,这就是一个杨定远团队还没到的府城。

    城东一带的富贵庄园一家挨一家,可往日里彰显着尊贵与奢华的庄园里,现在一个塞一个的慌。

    江府,门口站着几个家丁仆从,都像是看热闹一样看向远处的另一座府邸,那是易阳府传承二百多年,几乎能比肩大半个鲁国建国年龄的奢华庄园,也是易阳府第一世家伍氏祖宅。

    在以往,江府也极有名望,连那边的伍氏家主对上江家之主也要客客气气,但私下里,江家的家丁奴仆,走在街上还真要仰望伍家的家丁才行。

    易阳府内,伍氏才是真豪强,赌场青楼,盐铁百货,几乎伍氏都插手到了所有民生事里,伍氏也被称为伍半城,一家之力,比肩其他一府之内所有士绅豪强总和。

    这和其他府城大多是三四个大家族,成为一流豪强的局面,截然不同,伍氏才是易阳府半主。

    在易阳府,也就江家家主,才值得伍家家主卖面子,其他士绅家主到了人家面前,坐的位子都不一定有。

    江家家主?其实江家,在易阳府还真没多少生意或者进项,江家家主能让伍氏家主客气,是因为江平川这位家主,自身打出了国际名望,这是在商唐帝国,也有着巨大名望的大牛。

    不管伍氏家主的那位伍修言,多么狂霸大气,他终归只是鲁国一个小国的,一州内一府之内的伍半城。

    对上拥有巨大的国际影响力的江平川,在易阳一带,哪怕伍修言一手遮天,决定无数人生死,哪怕在权势上,甩开江平川几百条街,可真要是面对面,伍修言该奉承还是要奉承江平川的。

    这情况下,抛开家主少爷那类层次不谈,只谈家丁奴仆的话,江家的,只能仰望伍家家丁。

    可现在,看着远处伍氏庄园内外,各种乱象,江家的家丁都快看的高朝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又一批人骑着快马远去了,我看啊,又是舍弃财富孤身远逃的,就像是昨天的伍八少,啧啧,以往鼎鼎大名的八少,能吓得小儿夜啼的大人物,就带着一包金银和三四个恶奴仓皇逃离,也不知道他带了多少,能花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呸,他能带多少?带多了远离易阳,几个恶奴反杀他逃亡,带少了过不了几天,那位八少爷就会穷困潦倒,真是报应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留下来的伍家老少,用不了多久,伍半城的家资,都会被卫帅充公个八九成了,真解气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群家丁家仆,遥望以往只能远观的大人物们这么狼狈的出逃,犹如丧家之犬一样,解气的不能行。

    至于对即将抵达卫文广麾下兵马官员?他们也是百分百欢迎了,毕竟大家早知道了,卫帅充公这些顶尖士绅的家产财货,都是用来改善民生的,都是用在他们这些最底层仆从身上,能不欢迎?

    只要不是作恶多端,等卫帅大军抵达后,会被判杀头的恶奴,都是欢天喜地在等着那边大军接管易阳的。

    这种站在远处看乐子,看大人物倒霉的乐子,太爽快了。

    不过,几个家丁家仆还正在兴奋的交流中,自他们后方的大宅里,很快就纵马奔出好几道身影,神情万分的紧张和惶恐。

    “快,出发!”

    为首身影正是江平川的嫡长子江远,仓促呼喝一声,跟随在他身后的几个精壮家丁就也纵马奔行,快速远去。

    门口,几个站在一起的家仆家丁,全都懵逼的厉害。

    懵了好久,才有人一拍脑门,“怎么回事,那不是二少爷么?他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慌乱紧张的,脸色发白浑身抖颤,骑着马就像是昨天慌乱出逃的伍八少一样?

    不应该啊,伍八少能和江二少对比?伍八少那样的恶霸,欺男霸女纵横易阳,祸害过无数人家的,江远呢?

    这里站着的,都是江家的家丁奴仆,还包括家生子,都有人是和江远从小一块长大的,虽然他们不是二少的亲随,可往日里,二少爷为人如何?

    为人和气彬彬有礼,别说对他们这些家丁下人了,就是外面那些流民,遇到了都会拿出钱财食物,帮一把的。

    江远就是一个底层民众心目中,了不得的大善人大老爷。

    这是真善人,而不是那些趁着流民受灾后,随便施舍一点米粮自抬名望,私下里坑蒙乖骗的伪善。

    你不得不承认,江平川这个拥有国际影响力的大佬,即便在易阳府没多少赚钱生意和渠道,可名利名利,国际影响力都出来了,你还怕没赚钱渠道?江家也是很富有的。

    都是一家人,他们这些家丁家仆,才最清楚自家那几位老爷少爷,是真善还是伪善。